您的位置: 开远信息网 > 美食

狂探 第1229章 基因与量刑

发布时间:2019-09-26 03:25:07

狂探 第1229章 基因与量刑

一小时后,还是福来警局的特调组办公室之中。

“组长,”里正在与赵玉通话的人,乃是远在武清警局的吴秀敏,“我刚才看过方队长发过来的视频了!

“通过事发地点最近的一个摄像头显示,当晚肇事车辆在前通过了那个路口,白朗驾驶的面包车,则是在十分钟之后,才通过那里的。

“也就是说,白朗所说的,应该不是假话!”吴秀敏说道,“他应该和耿雅爱的被撞没有关系……”

“哦……”赵玉默默点头。

最初得到消息的时候,赵玉总觉得白朗有问题,他甚至怀疑是白朗先撞的耿雅爱,然后又故意把耿雅爱推向别人汽车的。

但现在看来,白朗在时间上是没有可能做到的。

“组长,我仔细问过耿雅爱的母亲,”吴秀敏继续说道,“因为疏于管教,耿雅爱一直是一个问题少女,经常和一些不良青年混在一起,逃学翘课,染上了很多恶习,甚至还因为一起寻衅滋事案件进过少管所。

“后来,又因为经历了一次堕胎事件,她的精神一直不太稳定,曾经有过多次自杀倾向。

“所以,”吴秀敏顿了一顿,说道,“肇事司机的话也未必完全不可信。

“耿雅爱当天和母亲大吵一架,于深夜离家出走,穿的是睡衣,脚上踏着拖鞋,在这种环境之下,很容易产生轻生的念头。”

“哦……”赵玉认真思索,暗自点头。

“方队长他们已经去调查肇事司机当晚的情况去了,”吴秀敏又道,“他驾驶的起亚汽车的确是辆黑车,也的确是借来的。

“另外,技术队针对白朗的面包车也做了初步检查,的确没有发现被撞痕迹。”吴秀敏心情复杂地说道,“这个白朗也够可以的了,被别人撞死的尸体他都敢动!难道,真是为了那500万吗?”

“嗯……”赵玉想了想,说道,“吴姐,再帮我办一件事,我需要你调查一下那个发现了悬棺女尸的庞智辉会长!”

“哦?”吴秀敏大为意外,“怎么,你怀疑那个人有问题吗?”

“不知道……”赵玉坦白说道,“但是,我总觉得,悬棺女尸发现得有些蹊跷!为什么,偏偏到了第7口棺材的时候,尸体会被突然发现?而第7具女尸却又偏偏和另外6具不同呢?”

“好的,我好好查查他!”吴秀敏答应了一声,又道,“对了,高法医那里给你回信了没?从7号女尸身上发现的可疑DNA并没有比对到相似的信息?”

“嗯,我收到消息了,”赵玉说道,“不过,关于他说的什么基因排序和家族特征什么的,不太明白!”

“是这样的,”吴秀敏急忙解释,“高法医把嫌疑犯的DNA和7号女尸的DNA做了比对,发现两组DNA有很大一部分的基因排序相符,说明疑犯和7号女尸之间,应该有着相近的血缘关系!”

“哦?是亲戚吗?”赵玉意外。

“用俗话说,至少不出五服!”吴秀敏解释道,“这一次,高法医带来了几位遗传基因学方面的专家,他们有一种全新的基因分析技术。有可能可以帮助我们找出死者身份,甚至找出凶手!”

“哦?这么高级?”赵玉还是头一次听到。

“人和人的基因有着很大的不同,也分地域性和家族性,”吴秀敏解释道,“这一次,他们将联合武清山当地的基因专家,一起寻找符合目标DNA序列的家族。

“如果死者和凶手都是武清山当地人的话,应该可以把目标缩小到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内,那样一来,对我们的调查就方便许多了!”

“哦……那就好!”赵玉点头,“既然这样,7号女尸的事,我可以先放一放了!目前要做的,就是先把悬棺案解决了再说!”

“那……”吴秀敏问道,“关于悬棺案,有没有最新进展呢?找到可疑目标了吗?用不用,我去夏口帮助苗组长审讯一下白朗?”

“暂时先不用了,”赵玉说道,“我已经在准备,把所有涉案人员全都带回武清警局审理呢!如果我到时候还搞不定白朗,你再出马也不迟!”

“哦……”吴秀敏极为聪明,赵玉这么一说,她立刻听出了眉目,忙问,“这么说,组长你已经有了思路了?”

“厉害,厉害!”赵玉微微一笑,“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没错,我现在的确有个思路,但还不太成熟,还欠缺很多东西。等我全都鼓捣清楚了,再告诉你吧!”

“好的!”吴秀敏爽快答应一声,挂掉了。

结果,这边刚刚撂下,办公室的大门就被人推开了,但见曾可领着一位身穿白衬衣的中年男子进入屋中。

“组长,您要找的人,我已经找到了!”曾可急忙向赵玉介绍,“这位是福来市检察院的毛祥华检察官

狂探  第1229章 基因与量刑

。”

“哦,您好,您好!”赵玉急忙伸手相迎。

“哎呦,赵大神探,久仰大名,久仰大名!”来人急忙与赵玉热情握手,口中不停夸赞。

“我这次请您来的目的,曾可已经跟您说明了吧?”赵玉说道,“因为我们在量刑方面不太专业,所以还请您当一下我们的顾问……”

“明白,明白,资料我已经看完了,看完了,呵呵……”毛祥华检察官急忙把一沓资料掏出,然后对赵玉说道,“关于白朗的情况,的确有点儿特殊,我只能结合着以往的一些案例,大体估量,并不能代表绝对权威。

“您懂得,法庭上的好多事情,都不是可以预见的!”

“明白,明白!”赵玉指着沙发示意了一下,二人相对而坐之后,他这才问道,“那么,您大体估计一下,以白朗的所作所为,一旦开庭,他会得到怎么样的处罚呢?”

“好的,”毛祥华把资料摊开,认真地说道,“我们一样一样地说。

“首先,白朗已经承认了他参与诈骗林承业的罪行,该罪行涉及到诈骗、盗窃和组织迷信活动等罪。

“按理说,由于金额巨大,再加上白朗属于主犯,仅是诈骗一项,他便可以被判处十年以上,甚至是无期徒刑。

“可是,鉴于缓刑条例,如果他们可以归还全部诈骗财产的话,是可以申请缓刑的。

“另外,关于诈骗的本身,辩护律师也大有文章可做。如果他们故意把案件性质往组织迷信活动,利用迷信活动骗取他人财物上面靠拢的话,量刑标准将会变得更轻。

“嗯……”他翻了一页文件,继续道,“接下来,再看非法处理尸体一项,针对于被告人在火葬场的行为,已经触及了盗窃尸体和侮辱尸体罪。

“可是,虽然情节比较恶劣,但根据量刑标准,被告人只要能交付一笔罚金,最多只会被判处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再看他酒驾开车撞人一案,关于该案的定性就更加复杂了。

“如果是谋杀罪名,那么最次是无期徒刑。可如果按照交通事故处罚的话,量刑标准就不会很重了。

“这还得看被撞者是否死亡,重伤的轻重程度,以及他的认罪态度,赔偿等等。

“案子最特殊的地方,就在于被告人和被撞人之间存在着一定的利害关系,这种关系可大可小,那就完全得看律师们在法庭上的博弈了!

“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多告他一条危害公共安全罪,但就算数罪并罚,”毛检察官郑重地说道,“我个人认为,他被判死刑或无期徒刑的概率非常小!”

“哦……”赵玉意味深长地点头,毛检察官的话,和他之前的预判差不多……

大庆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大庆好的牛皮癣医院
大庆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大庆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大庆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