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开远信息网 > 健康

冰箱企业不能完全卖给国外

发布时间:2019-11-29 04:24:01

“冰箱企业不能完全卖给国外”

2001年底,格林柯尔入主科龙,一路北上收购上海的上菱、吉林的吉诺尔;今年6月突然收编美菱,随后又一举将杭州西泠拿下……顾雏军逐步通过收购兼并建立起制冷王国,截止到今天,格林柯尔系冰箱产能达到了900多万台,成为仅次于伊莱克斯的、世界第二大冰箱产能控制者。顾氏刚收购科龙的时候,业界质疑他将作为一个资本玩家而不是一个产业经营者出现,那么,顾雏军两年来的一系列收购说明了什么?他是怎样看待国内乃至全世界冰箱产业的?在近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举行的“民营企业参与国资处置和推动行业整合研讨会”上,顾雏军回答了有关问题。

全球冰箱业的困顿

新快报:当格林柯尔入主科龙的时候,谁都认为,收拾科龙这个摊子可能够你忙上几年,谁知道你迅速通过收购的方式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制冷王国。你当时是怎样看待、分析冰箱这个行业的?

顾雏军:我们进入科龙是2002年1月份,当时中国冰箱行业四大天王中,科龙和美菱在2001年都发生了巨额亏损,地方性的冰箱企业,如广州的华凌和上海的上菱,已经进入了非常困难的状态,国外品牌中,西门子在华经过了将近九年的亏损开始盈利,伊莱克斯当时的总裁刘小明把这个品牌做成跟容声差不多的档次,每升冰箱大概在十一块钱左右,国内的品牌很难过。像我们这个行业另外一家非常了不起的企业海尔,那个时候也是叫狼来了。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顺德市决定把科龙公司卖给我。

欧洲的冰箱这时候在发生一定的变化,在韩国和中国冰箱企业出口的冲击之下,许多企业陷入危机。阿里斯顿破产了,另外英国一些冰箱企业也都破产了,英国最后一家冰箱企业耐特冰箱,今年也大幅度停产,开始跟美菱和我们合作。西门子和伊莱克斯在欧洲的销量虽然没有下降,但也开始面临困难。美国和日本的冰箱格局还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冰箱每年大概降10%的价格也使企业感到压力非常巨大。

规模支撑高中低端竞争

新快报:那你为什么还要进入这个行业,并且进行大肆扩张?

顾雏军:我们认为在中国冰箱行业还有一个新的机会,是启动和发展农村市场。农村家庭冰箱的启动之所以不像彩电在农村卖得那么火的原因,是因为彩电从两千块钱现在已经降到五六百块钱,而冰箱从两千块钱自始至终没有降到一千三百块钱以下。我们现在率先把农用冰箱,就是康拜恩这个品牌的冰箱已经降到九百五十块钱零售价。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不具备六百万台的冰箱规模,每升七块钱是不可能盈利的。康拜恩从今年年初到九月份由于我们的规模还没有达到一定规模,一台冰箱只有十五块钱利润,到九月份之后由于我们跟美菱的集中采购,又使成本降低10%,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台农村用的冰箱都有七十块钱的净利润,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对于中国冰箱行业已经基本完成了中国冰箱行业的整合,在这个行业我们已经牢牢的控制了低端和高端,在这个行业我们已经不害怕,也不担心西门子跟我们竞争了,我们不相信西门子在十一块钱以下的冰箱能盈利,我相信西门子必须在每升平均十三块钱以上才有可能保持现在的盈利,我们的战略目标就是在国内阻止西门子和伊莱克斯把价格降到十三块钱以下,我相信这是比较成功的,因为科龙发起了一个高端的战略目标,就是要把科龙牌的冰箱和容声高端冰箱拉到十三块钱以上,要阻止西门子在这个问题上降到十三块钱以下。

冰箱业重组的“内外之道”

新快报:在收购这些企业的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没有?

顾雏军:这就涉及到一个与我们息息相关的问题,国有资产处置过程中是卖给民营企业好还是卖给国外企业好。我们在收购美菱的时候,在发布会上我说了一个概念,美菱是卖给我们,还是卖给GE或者卖给惠而浦,就叫国际化呢?我们认为实质上目前欧洲冰箱公司或者美国冰箱公司,他们在中国收购冰箱厂的目标都是面对中国市场的,而不是从中国市场放眼全球市场,也就是说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西门子从中国运货到德国去卖,事实上中国冰箱走向出口也是中国冰箱企业平衡国内销售风险的最好办法。

我们的观点是,在有些行业,如果中国要保持这个行业,并且使中国这个行业最终有可能在世界同行业中有一定的地位,恐怕完全卖给外国企业还是有待商榷的。如果2006、2007年时伊莱克斯下决心把它全部的欧洲企业搬到中国来,对我们将是非常艰难的和困难的挑战,对我们和海尔都是一种挑战,所以2006、2007年将是科龙和格林柯尔集团在冰箱产业作最后竞争的时期,我们现在已经把冰箱规模搞到一千万台,2006、2007年如果我们的对手犯错误的话,我们那个时候可能会通过收购国外的一些已经不用的冰箱线等方法,把我们冰箱规模扩大到两千万台,这要看我们对手是不是犯错误。

电影
网络
牡丹江手机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