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开远信息网 > 育儿

抗战之路以刺刀与手榴弹写下血色华章

发布时间:2019-12-01 16:32:22

抗战之路: “以刺刀与手榴弹写下血色华章”

曾在云南大学历史系读过书的戈叔亚还见过西南联大留在其校园内的“八百学子从军碑”,据他说上面还完整地刻有所有从军学生的姓名。此后,戈叔亚宿命般地走上了一条“抗战之路”,对于他来说也许没有碑文只有路上的脚印。

原标题:以刺刀与手榴弹写下血色华章

1944年10月6日,中国士兵在布满废墟的腾冲街道上搜索残余日军。

南坎一座容纳四百二十五名死者的墓地。

长江商报消息 □本报 谢方 见习 张萌

这里的树林,绿得发青,又青得带腥。在树林里面,只听得山下急流哗哗作响,枝叶丛里的昆虫鸟兽各发妙音;此外就不知天昏地暗。山洞门口有时伸出一个蛇头,顶上树起红色之冠,当它张开血盆大口长吼一声时,雄心万丈的壮士也不免望而却步。在这样一个马为却行人为涕下的绝域里,我们的国军部队,正在以刺刀与手榴弹,写着一首血的史诗。这是着名历史学家黄仁宇在他的战地回忆录《缅北抗战》中对缅北环境的描写。1944年10月21日,蒋介石在知识青年从军大会上发表演说,从此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口号传遍中国大地,民众抗日救国热情不断高涨,为配合盟军作战,知识青年踊跃参军入伍。

曾在云南大学历史系读过书的戈叔亚还见过西南联大留在其校园内的八百学子从军碑,据他说上面还完整地刻有所有从军学生的姓名。此后,戈叔亚宿命般地走上了一条抗战之路,对于他来说也许没有碑文只有路上的脚印。

1220公里长的史迪威公路,可以说就是一个滇缅抗战纪念馆。70多年过去了,总有一些地方让戈叔亚不停回想,不断回访,引发他的深思。让我们一起跟随戈叔亚的脚步重访战场。

松山战役:战场煞气太重,人会产生幻觉

松山位于云南龙陵县,与怒江东岸的高山峭壁对峙,因山上多松树而得名。其面积约6平方公里。我去过有五六十次了。在那里最长的时候,我住过80天。我最早是在1983年就到过那里。据戈叔亚介绍,在滇缅公路修建的过程中,松山段是最为险峻的。日军入侵缅甸,进攻云南后,于1942年五月占领了松山。

日军进驻松山后,立刻派遣甲种师团56师团,在此修建防御阵地。以该师团第113步兵联队为骨干,配属师团直属炮兵、工兵、通信兵、防疫给水部及野战医院等建制甚至慰安所,组建了拉孟守备队。戈叔亚说:日本人在那里修的工事实在是太好了,战争遗址依然保存得十分完好。。

戈叔亚认为,日本人在二战时期长期受军国主义教育灌输,其军人又受到过良好的军事训练,再加上几百年的尚武精神,日本军队已经非常强悍。戈叔亚接着解释说,整个防御工事为土木工程结构,由7个主阵地和6个前沿阵地及若干辅助阵地组成。每个阵地均为可以独立支撑的环行防御结构,外围有铁丝地雷并有暗道和邻近阵地相连。前沿阵地将公路切为数段。整个阵地地堡星罗棋布,事先测量定位的火力配置相互交叉互为犄角。阵地内还存放着供长期独立作战生存的弹药粮草药品,并利用缴获的汽车发动机安装了照明、供水系统。松山是整个滇缅公路路段中日本军第一个也是最强固的防御屏障。号称是插在中国喉咙(指滇缅公路)上的一把钢刀。

我有时候在阵地上来回地转,这遗址真让人感慨万千!中国军队往上面冲,可真不怕死啊,这不明摆着是在送死么!日本人的阵地可谓全面,密如蛛,盘根错节,眼花缭乱,我用这三个词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戈叔亚唏嘘地说。在他看来日本人把工事修建成这样复杂,早已经超出了必要的程度。让人感觉是不是日本人在此处修建工事已经上瘾了。

戈叔亚稍带惊悚地说:有时候我一个人在山上,都不敢背对树林。坐下来休息时,只敢选择空旷的地方,我这样坐是一种防御状态。因为树林太密,风一吹动,树干之间摩擦作响,光斑闪烁,好似有人影晃动。战场煞气太重,人会因此产生幻觉,恍惚以为树林里面有人。我好几次沉下心来试图稳步而走,都感觉脚下有人,最终还是慌乱快步跑走。戈叔亚解释,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一个日本人守在这里,他最终只有拼命死在这里。因为日军来到滇缅地区,远隔重洋、千山万水,就不太可能再回到日本了。

1944年5月11日,怒江战役首先在松山以北打响。同年6月1日,宋希濂带领第11集团军渡过怒江。6月2日,松山战役开始。新28师于6月4日攻克拉孟后,松山已被国军团团围住。但是由于日军的工事修筑得太坚固,28师发动的五次进攻都没有成功,且损失惨重。7月1日,换成第8军发起进攻,该军总共三个师,轮换进攻,连续九次。到9月7日,国军方才攻破敌人,全歼日军1280名官兵。国军用生命血拼,前后投入6个师团的兵力,最终以伤亡近10000人的代价,取得胜利。

[请本文作者与本联系 以便奉寄稿酬][:鲍连杰]

电商
中超
行业资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